海底捞鱼猜什么生肖
集團新聞 行業資訊 關注瞭望 社會責任
國務院國資委2019年版授權放權清單:35項權利松綁
  據國務院國資委6月5日消息,近日,國務院國資委印發了《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以下簡稱《清單》),重點選取了5大...
2019-06-06中澤集團 瀏覽(28)
  據國務院國資委6月5日消息,近日,國務院國資委印發了《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以下簡稱《清單》),重點選取了5大類、35項授權放權事項列入《清單》,包括規劃投資與主業管理(8項);產權管理(12項);選人用人(2項);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工資總額管理與中長期激勵(10項);重大財務事項管理(3項)等。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董事長許憲平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公司將進一步厘清集團與國資委的權力邊界,厘清“黨組會、董事會、總經理辦公會之間”“集團總部與子公司之間”的權力邊界,并以此為基礎,建立與集團發展實際相適應的內部授權經營機制,逐步加大對子公司授權力度;集團及所屬各級企業都將進一步加強黨的領導,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加強行權能力建設,穩妥規范運行;支持所屬企業積極開展職業經理人制度,加大市場化選人用人力度;進一步探索完善中長期激勵機制,激發微觀主體活力,切實將國企改革落到實處。
  華潤集團秘書長、新聞發言人藍屹也表示,華潤集團作為第3批改革試點單位,感到非常振奮、表示衷心擁護。當前,華潤集團的改革發展正處于攻堅階段,正在按照落實黨和國家服務大局、促進民生領域產業發展、實現保值增值、增強內生活力的試點要求,努力探索完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運營模式、實現總部由管企業向管資本轉型的有效途徑,集團已在產業進退、結構優化、資本運營、公司治理、管控模式、評價導向、選人用人、激勵約束等方面有一系列的考慮。授權放權清單出臺恰逢其時,有利于克服集團改革中的瓶頸阻力,調動廣大干部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換發企業內生活力和動力。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認為,以管資本為主來完善國資管理機構與體制,實質是以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為中心,改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進一步放權、授權,使所有權與經營權進一步分開,讓企業充分走向市場。
  國務院國資委改革局一位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清單》的出臺標志著落實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邁出了重要步伐。
  分類授權
  在上述國資委人士看來,分類開展授權放權工作本身也是一個持續推進、動態調整、逐步深化的過程。
  在《清單》中,國務院國資委分別針對各中央企業、綜合改革試點企業、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以及特定企業相應明確了授權放權事項。
  對于各大中央企業來說,授權放權事項涉及到中央企業決定國有參股非上市企業與非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的資產重組事項;中央企業審批未導致上市公司控股權轉移的國有股東通過證券交易系統增持、協議受讓、認購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等事項。
  并且,授權中央企業決定公司發行短期債券、中長期票據和所屬企業發行各類債券等部分債券類融資事項。對于中央企業集團公司發行的中長期債券,國資委僅審批發債額度,在額度范圍內的發債不再審批。
  其中,頗受企業關注的薪酬、分紅亦有涉及。
  《清單》中顯示,支持中央企業所屬企業按照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差異化薪酬、市場化退出的原則,采取公開遴選、競聘上崗、公開招聘、委托推薦等市場化方式選聘職業經理人,合理增加市場化選聘比例,加快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
  還有,支持中央企業所屬企業市場化選聘的職業經理人實行市場化薪酬分配制度,薪酬總水平由相應子企業的董事會根據國家相關政策,參考境內市場同類可比人員薪酬價位,統籌考慮企業發展戰略、經營目標及成效、薪酬策略等因素,與職業經理人協商確定,可以采取多種方式探索完善中長期激勵機制。
  另外,對商業一類和部分符合條件的商業二類中央企業實行工資總額預算備案制管理。
  其中《清單》還規定,中央企業審批所屬科技型子企業股權和分紅激勵方案,企業實施分紅激勵所需支出計入工資總額,但不受當年本單位工資總額限制、不納入本單位工資總額基數,不作為企業職工教育經費、工會經費、社會保險費、補充養老及補充醫療保險費、住房公積金等的計提依據。
  對于“股權激勵”,《清單》中明確,支持中央企業在符合條件的所屬企業開展多種形式的股權激勵,股權激勵的實際收益水平,不與員工個人薪酬總水平掛鉤,不納入本單位工資總額基數。
  一位國企負責人對此評論認為,《清單》出臺后,這種更靈活、更多元的授權有利于企業建立更符合市場的人才激勵機制,加強國企的核心競爭力。
  李錦對此評論認為,“原來講授權很寬泛,但這次《清單》講到混改、講到重組,還講到了薪酬、上市公司分紅和股權激勵等問題,這些問題都是當前國資改革的熱點和難點,《清單》都做了明確應對策略,把權利交給企業,《清單》出臺有利于國資改革的推進。”
  上述國資委人士對此也表示,此次《清單》更加強化分類授權,確保授權放權精準到位,但《清單》提出的授權放權事項,并不是“一攬子”“一刀切”地直接授予各中央企業,而是根據各中央企業的功能定位、發展階段、行業特點等實際,將授權事項分為四種類型,包括適用于各中央企業的授權放權事項21項;適用于各類綜合改革試點企業(含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創建世界一流示范企業、東北地區中央企業綜合改革試點、落實董事會職權試點企業等)的授權放權事項4項;適用于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的授權放權事項6項;適用于少數特定企業的授權放權事項4項。
  如何落地
  在加大授權放權力度的同時,如何確保國有資產不流失?授權放權事項是否會進行動態調整?
  按照《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明確要求,“該放的放權到位,該管的管住管好。”
  上述國資委相關人士表示,在授權放權的同時,國資委將著力強化監督監管,加大事中事后監管力度,加快推進信息化建設和持續完善實時在線的國資監管系統,強化對“三重一大”決策等重大關鍵事項的監督監管。要建立并嚴格執行上下貫通的責任追究機制,切實維護國有資產安全,堅決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確保授權與監管相結合、放活與管好相統一。
  按照權責對等的原則,加大授權放權,意味著賦予中央企業更大的責任,意味著對企業加強行權能力建設、自我約束、規范運行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國務院國資委要求,各中央企業要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要不斷夯實管理基礎,優化集團管控,深化企業內部人事、勞動、分配三項制度改革,健全完善風險、內控和合規體系,確保各項授權放權接得住、行得穩。《清單》的授權放權事項已經明確,各企業不能抱有“有了政策等細則,等了細則要支持”態度,授權放權不能只停留在企業集團總部,而要做到“層層松綁”,把授權放權落實到各級子企業或管理主體上,全面激發微觀主體活力。
  從地方的情況來看,近年來,各地國資監管機構也在開展授權放權。在國務院國資委依法對地方國有資產管理工作負有指導和監督職責的大前提下,《清單》的授權放權對象,主要針對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
  從國資委角度來說,下一步,國資委將加強跟蹤督導,定期評估授權放權的執行情況和實施效果,采取擴大、調整或收回等措施動態調整授權事項和授權范圍。對于獲得授權但未能規范行權或出現重大問題的企業,國資委將督促企業做出整改,根據情況收回相應的權利,定期對《清單》內容進行更新,不斷提高針對性和有效性。(澎湃新聞)
 
相關鏈接
1、國資委印發《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
http://www.sasac.gov.cn/n2588025/n2588119/c11421043/content.html
 
2、國資委有關負責人就《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答記者問
http://www.sasac.gov.cn/n2588025/n2588119/c11420768/content.html
聯系我們
總部地址: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和平南大街43號
總機:024-31875999
傳真:024-31875999
簡歷投遞:[email protected]
中 澤 集 團
中澤集團版權所有 ZHONGZE GROUP COPYRIGHT @ 2014-2024 遼ICP備14015583號-1
海底捞鱼猜什么生肖 二八杠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星空娱乐怎么玩 单机捕鱼达人4破解版 黄金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玩三公红包规则图 3d打印一次多少钱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10分钟赚10万 北京pk10下载 福建时时4星组6号码 北京pk赛海盗计划 内蒙古时时遗漏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体彩停止电子投注 时时彩新闻